野三河琴弦瀑布

旅游,是一個古老的話題,是一個伴隨人類文明進程的文化現象,是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旅游的誕生最早可以追溯到奴隸社會形成期物物交換的貿易游和信奉朝拜的宗教游。而現代意義上的旅游業,始于19世紀中葉。資本主義國家產業革命的成功,創造了旅游業的充要條件,即財富的積累、交通的改良、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巨大的旅游需求市場刺激著旅游供給的發育。英國人托馬斯·庫克于1845年創辦了人類社會第一家旅行社,這標志著旅游產業正式誕生。

我與旅游之緣,始于會議是始料不及的。

高巖子撩起的旅游情思

上世紀九十年代,縣委的夏季常委會議到張維正、黃振益兩屆縣委書記時習慣拉到高巖子林場召開。1997年9月,我從縣監察局執法監察室調任縣委辦公室秘書科長。高巖子林場的夏季常委會議,我負責會務準備、會議記錄和生成會議紀要?;嵋榧湎?,我請林場聶場長當向導,穿進了林子,走進了業州鎮的三合村、桃樹坪村,也開始接觸到概念化的旅游。

這次林區遍訪,讓我驚奇地發現這里潛在的四大特點:

奇特的地理。從209國道城區段往西北直上20公里抵達高巖子國有林場,卻平地拔高幾近1300公尺。這里是建始縣境西北邊緣,與重慶市奉節、巫山兩縣市接壤,離巫山長江碼頭60公里,地理坐標北緯30º41´-30º49´,東經109º31´-109º45´。整個林場屬巫山山脈分支,群山連綿,異峰突起,最高處太平峰,海拔2090米,是建始的屋脊。這里雨量充沛,空氣潮濕,年降雨量1600-1800毫米,相對濕度80%,終年多薄霧細雨,無霜期170天,夏季涼爽,冬天寒冷。站在海拔1800公尺的林場瞭望塔臺,20公里外的業州城區依稀可辨,令人浮想聯翩。

豐富的物種。建始是我國古老孑遺植物的重要分布地帶之一,堪稱一座規模宏大的天然植物園。高巖子的落葉松、柳杉、花柏、扁柏、櫸木、榆樹、鵝掌楸、水曲柳八大珍稀植物遍布林區。日本落葉松在建始最大的有林地就在高巖子,3萬余畝,它與鄰近的長嶺崗林場一道建立起中國南方最大的日本落葉松種子源。種源地理試驗、無性繁殖試驗、密度試驗、施肥試驗以及遺傳資源保存、種園早實豐產技術等系列科研項目獲得成功,使建始的日本落葉松享譽中外,震驚島國。一棵樹蘊含一個故事,一段路有看不完的樹,講不完的故事,這里是不可多得的科普基地。

廣袤的土地。高巖子國有林場人工營造林6萬畝,業州鎮的三合村、桃樹坪村,村民因交通不便,生病就醫難,學生上學難,開始大規模遷移,留下2萬畝山林和兩千畝耕地,給開發利用以足夠的空間設置獵場、靶場、生態養殖場和滑雪運動場,同時具備民宿所需各類高山原生態蔬菜基地、自駕游露營基地、別墅式接待基地。

避暑的勝地。高巖子常年最高氣溫27ºC,最低氣溫-7ºC,平均氣溫9.5ºC,是理想的避暑消夏勝地。這里是馬家河發源地,屬清江馬水河上游左岸二級支流,1998年縣水電設計室與湖北省水利水電科研所進行紅瓦屋水庫樞紐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設計壩高50米,庫容500萬方,以解決農田灌溉、人畜飲水、城鎮生活用水為主,補充鄉鎮企業用水,兼有發電、養殖、防洪、觀賞綜合利用型水庫。這個水庫已經竣工,但蓄水功能不健全,只需改造便可復活。同時,林場場部所在地涼水溝山泉涌流量亦可儲蓄利用。

依據這些林林總總的踏勘心得,我頓生開發利用的念頭,《生態旅游前景廣闊》的調研文章便一氣呵成,刊載于《湖北省計劃與市場》1997年增刊。

花坪結下的旅游情緣

2006年,是建始鄉鎮換屆之年。9月初,受命縣委,我赴任花坪鄉黨政主職。縣委要求:10月份以內必須成功召開兩會,即黨代會和人代會?;瘓浠八?,一個多月的準備時間里,我必須拿出本屆鄉黨委政府的發展思路,寫進兩會報告。

2006年10月筆者在花坪黨代會上

到任第二天開始,我白天遍訪花果坪、唐坪、石馬三片57個村,夜晚整理所見所思。僅用20多天的時間,形成了“二三四”工作思路。即主旋律兩句話:一心一意謀發展,共建和諧小康鄉;產業發展三句話:全力抓煙葉,招商辦工業,發展三產業。當年的煙葉生產,全縣收購量過500萬斤的鄉鎮只有兩個:花坪和官店。所帶來的豐厚財源決定了這一產業是不可撼動的傳統主導產業,必須咬定不放松。但是,當時就這一產業發展之難流行著一個說法:煙草技術員抓發展,給煙農喊爹,輪到煙農賣煙,給煙草技術員喊祖宗。協調企業與煙農的矛盾,歷史地成為各級黨委政府的頭等大事。我認為,矛盾之源在發展路子過窄,破解這一難題的金鑰匙依然是發展。因而,萌生了探索性嘗試的念頭,試圖通過招商引資實現花坪旅游業、工業零的突破,通過發展教育、衛生業,全面振興花坪;瞄準的目標四句話:發展一方經濟,帶富一方百姓,壯大一方事業,確保一方平安。

2006年10月,花坪組建了全州88個鄉鎮第一個旅游辦,陳德懷同志任主任?;ㄆ郝糜我搗⒄寡〉閾∥骱?,先期作為新農村打造,從村莊規劃、圍湖蓄水、環湖公路和人居環境整治開始破題。以此筑巢引鳳,致力于把小西湖建設成為花坪人民的客廳。

這個決定激起千層浪。

當時,縣里有個不成文的規則:納入新農村的村,先決條件必須是啟動了兩年以上的整村推進項目村??墑?,小西湖當時什么都還沒起步。為此,縣長王金維專程趕到花坪與我商議。聽完我的匯報,王縣長理解了,并表明了支持的態度。

花坪千年紫薇王

2006年底,縣四大家領導在縣委三樓小會議室聽取10個鄉鎮黨委書記關于來年煙葉生產的計劃與措施匯報,每人限時10分鐘。我用2分鐘時間把2萬畝的生產計劃作了簡明扼要的匯報?;胺嬉蛔?,轉到了旅游業思路上,引起哄堂大笑的嘲諷。這也難怪,當時的建始旅游做過一些工作,但不成氣候。大家認為這是異想天開的無稽之談。

 

 

 

當年的黃鶴橋

這年,我已46歲了,不會草率提出這個課題,更不會淺嘗輒止。首先想到,要把花坪干部隊伍的思想武裝起來。經與水布埡建設單位清江公司聯系,縣移民局支持兩條船,我帶領中層以上干部到水布埡壩下發電機房,參觀身邊壯觀景象。再折回清江景陽段、野三河谷段,切身感受花坪因蓄水工程而新增的30公里共享內水及其沿岸奇俊風光。旅游,開始在干部隊伍的靈魂深處扎根。

 

 

花坪稻子坦大龜瀑布

利用周末,我請到了縣財政局長秦宏龍幫我解決圍湖蓄水沒有資金來源的難題。幾經努力,他幫助花坪籌措到項目資金280萬元,并迅速付諸實施。

轉眼到了2007年7月19日,縣政協主席嚴奉軒電話告訴我:武漢志順房地產公司董事長黃木清先生一行在建始境內考察了紅巖、高坪、景陽三個鄉鎮,有開發生態資源大興旅游業的意向。下午3點,我聯系到正在景陽踏勘的黃董,邀請到花坪做客。晚宴設在花坪賓館,席上氣氛活躍,我借機提出了一個敏感話題:興旅游業離不開接待中心。同時表明:宴后陪黃董散步。

小西湖堤上,我向黃董隆重推介了花坪發展旅游業的氣候、人文、山水和旅游產品四大優勢,建議接待中心選址小西湖。

7月20日清晨7點,我趕到花坪賓館準備陪黃董早餐。賓館老板向東告訴我:客人6點鐘就出門了。我心頭一喜,徑直驅車小西湖。果然,黃董的車停在村委會門前,黃董已經走到了湖對岸。他鄭重地向我提出一個嚴峻的疑慮:如果這里建設一家四星級賓館,水源不足。我不假思索地應道:“一周內回話!”

我匆匆趕到州水利局向老領導胡用林局長匯報來意,他欣然應允,帶著分管局長和業務科長到花坪現場辦公,落水坪320萬元塘堰工程項目就這樣敲定了。

2007年冬,全國范圍大面積遭遇罕見的凌凍災害。恰在此時,黃董的團隊打算放棄旅游業戰略思路。臘月二十三,我帶著花坪鄉分管領導、旅游辦主任冒著嚴寒冰凍驅車12小時趕到黃董的漢口總部中央華府,這時已經是晚上7點。青蓮商務酒店的宴會廳里,黃董團隊骨干到齊,我代表花坪58000父老鄉親給志順公司董事會拜了個早年,同時講述了一個故事:

1917年9月,國學大師章太炎先生受孫中山先生之托,以護法軍政府秘書長的身份從武昌出發前往昆明,爭取云南軍閥唐繼堯支持北伐。因唐閃爍其詞,缺乏誠意,致使爭取末果。章太炎深感愧疚,在郁悶中原路返回。途經花坪小西湖,嘆服小西湖美景,駐足3月,留下了一首題贈小西湖的詩:“群山繚繞畫廊開,蕩漾波光浮草來。幾樹鶯聲翻柳浪,萬峰鸞翠郁龍堆。新蒲掩映鷗波綠,舞絮飛揚蝶影徊。欲把西湖比西子,可能?;接窕?。”而今,花坪老百姓在追問尾聯“玉華”作何解釋。我的理解“玉”是財富的象征,“華”字面意思是社會地位,暗喻中央華府。志順公司錢賺夠了,是該有新的追求了,章太炎先生的百年預言必將應驗在志順公司!

我的話音剛落,黃董接過了話頭:“林書記別說了,我們團隊的骨干都在,也不再開會了,我表個態:建始旅游要搞!接待中心非小西湖莫屬!”

這晚,我電話向已經升任縣委書記的王金維作了簡潔匯報。王書記很開心。

2008年夏,縣人民政府與湖北建始清江旅游發展有限責任公司 (武漢志順房地產公司)正式簽訂野三河旅游景區開發經營合同。

 

 

黃鶴橋門樓建設中

 

 

野三河稻子坦腳下碼頭建設中

2009年3月,我回縣文體局工作。

2017年夏,小西湖新村委會落成,書記向開宏邀請我寫一副對聯,我欣然應邀,云:

一句讖言興產業;

三年基礎奠將來,

干溪坪難解的旅游情結

建始文旅系統的扶貧點定在官店已多年,我自2013年3月改任非領導職務起,先后駐過橫梁子、豬耳河、后坪。2018年3月,受局黨組的委派,我加入了干溪坪村的尖刀班,8月16日任駐村第一書記。下組入戶全覆蓋的群眾會,給了我認識干溪坪的良多機會。一個多彩的季節,奪目的紅色卻深深地映入我的心靈,干溪坪八份革命烈士證明書開啟了我的紅色探訪之旅。

 

 

干溪坪村委會

檢索發現,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賀龍、周逸群、鄧中夏、段德昌、賀錦齋等創建湘鄂西革命根據地,先后組建了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和第六軍。1928年12月24日,賀龍率紅四軍攻下建始縣城后,進駐官店,收編干溪坪曾憲文部,直至1934年賀龍與任弼時創建川黔革命根據地,前后長達6年活躍于巴建鶴一帶。雖然番號有紅四軍、紅六軍、紅二軍團、紅三軍等,但總指揮只有賀龍一人。這支部隊,在這片紅土地譜寫了中國農村土地革命的輝煌篇章,湘鄂西革命根據地腹地的官店千名兒女用鮮血染紅了這片熱土,其中54人進入《鄂西英烈名錄》,干溪坪村的曾憲文、曾憲國、曾春茂、陳永林、楊德美、宋光太、馬相成、張正國八英烈榜上有名。

1930年2月,中共湘鄂西前委在巴東、建始、鶴峰以及宜昌市的五峰四縣交界地區組建巴建鶴邊防司令部。司令部駐扎在干溪坪村7組雞公山,扎營于后山云盤嶺、薄刀嶺,轄3個團4個大隊千余官兵。干溪坪村的曾憲文任司令員,曾憲國任經濟處長,曾春茂任紅三軍四團三營營長、陳永林任游擊大隊長。

 

 

巴建鶴邊防司令部舊址

1930年12月上旬,蔣介石集結8個師3個旅10萬兵力,發動了對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第一次“圍剿”。1932年5月,鶴峰失守,曾憲文因身患痢疾臥床不起,被圍困于鶴峰燕子坪白果荒大山中。為保存力量,他下令將士撤走,自己留下做最后一搏。8月19日,曾憲文在丘臺被敵人砍下頭顱帶回鶴峰縣城示眾3天,時年27歲。1932年12月30日,紅三軍在軍長賀龍、政委關向應率領下,奪回鶴峰縣城。1933年4月,賀龍在金果坪為曾憲文主持追悼會,贊其為人正直,剛毅果斷,作戰勇敢,指揮有方。善于捕捉戰機,機動靈活,以己之長,克敵之短,尤以長途奔襲、近戰、夜戰見長,使敵人聞風喪膽,是一位戰功卓著的紅軍高級將領。

根據這一史實,我于2018年4月向官店鎮黨委提出了巴建鶴金果坪、官店口、鄔陽關“紅三角”紅色旅游項目、干溪坪12公里革命傳統教育基地建設項目的建議,并著手挖掘整理紅軍故事。

陳子清烈士的故事采寫頗費周折,縣民政局記載表明他是紅軍游擊隊連長、花椒山區蘇維埃副主席。當我專程趕往花椒山探聽詳情時,卻無人知曉。我又通過鎮黨政辦遍訪官店49個村,查無此人。一天,在王光埡獲得了一條重要信息:或許老虎洞旁91歲高齡的田天照老人知曉。結束對田天照老人的采訪后不久,老人去世了。但是,一個關于英雄的故事《老虎洞前的孤魂》終于再次傳開,《紅色記憶》終于付梓。

3個月后我就退休了,二十多年之于旅游卻情難了,意難收。先抓緊時間做好干溪坪品山廣場、紅色旅游兩個規劃設計,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官店干溪坪紅三角紅色旅游景區贏得世人青睞。

長相思·革命老區干溪坪

高的人,矮的人,海角天涯同志親,何論富與貧。

血幾輪,火幾輪,百載腥膻草木新,青山泛早春。

2019年11月28日夜于干溪坪

 

責任編輯:普藝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ganrao}